当前位置: 首页 > 火狐官方网址

重磅推荐:422品古封泥129通小楷稀世金石珍本150年后原

时间:2022-09-17 22:33:27 作者:火狐体育客户端下载 来源:火狐官方网址

产品介绍

      泥封汇为一集,可补《古官印考》所不及,实古今金石家所罕见至宝!至宝!感甚!感甚!(1879年10月25日,吴大澂)

      其实《陈介祺藏吴大澂考释古封泥》原本计划4月与大家见面,但因上海的情况,只能顺延至今。

      现在,我们终于能元气满满地陆续复工啦!但复工伊始,我们只能开启预售,计划6月上旬发货,实物新书请大家跟我们再一起稍微耐心等等喽!

      为了回馈对上海抗疫伸出温暖援手的全国网友们,此次图书在预售期间,普通版限时75折!长期关注我社新书的老朋友,一定知道这个折扣的诚意,对不对?

      《陈介祺藏吴大澂考释古封泥》中收录的陈介祺藏古封泥,不论在数量上,还是质量上,都难能可贵。

      厉害如吴大澂,1870年代驻扎在西安这个当时文物出土最丰富之地,占尽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四处搜寻,却仅得二十种。可见古封泥在当时收藏之艰难。

      吴大澂在1875年12月3日致陈介祺的信中写道:大澂访诸乡间,仅搜得二十种耳。

      如:1876年2月10日,吴大澂在致陈介祺的信中再次提出:如泥封有拓出者,求寄一分,当再续缴拓费。

      与吴大澂的20种形成鲜明对比,经过1873年至1879年七年的努力,陈介祺搜罗到了大量古封泥。1879年9月19日,陈介祺将所藏全部封泥的拓片寄给了吴大澂,共五百零九纸。

      在1879年9月19日陈介祺的信中,他写道:附上陶器拓四百十二紙(計十一束);封泥拓全分共五百零九紙。

      至此,你可以明白,这509纸封泥于吴大澂而言,其珍贵的程度堪比任何重器!

      而且,大家可以看见,每一方封泥的左下角都钤盖“簠斋藏古封泥”的印鉴,这意味着什么呢?

      因为陈氏所养拓工极多,只有留给自己或赠与极好的友人的精品,他才会在每一件拓片边上精细地钤盖特定的收藏印,也就是说,在封泥边上不会出现只有“簠斋”“簠斋藏古”之类泛指的收藏印。

      这422品封泥,对应422方“簠斋藏古封泥”就是陈氏自定义最佳拓本的明显标志!

      1879年10月25日吴大澂的信中,对这批封泥的价值给予了高度评价:“泥封汇为一集,可补《古官印考》所不及,实古今金石家所罕见至宝!至宝!感甚!感甚!”

      获得如此来之不易封泥原拓后的吴大澂,一头扎进了废寝忘食的文字考释工作中,20余年间,即使是驻防宁古塔(今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古城村)期间,也随身携带着这批拓片,以便随时考证注释。

      留存于纸面上恭谨、虔诚的小楷,正体现了吴大澂经年累月的忘我考证,即便撇开封泥不谈,就书法本身,现在看来都是如此一丝不苟、赏心悦目......

      在研究过程中,吴大澂将封泥印“与历代职官与地志书相印证,足为读史者考镜之资”。

      (右图)《地理志·六安國》注:故楚。高帝元年别爲衡山國,五年屬淮南。文帝十六年復爲衡山。武帝元狩二年别爲六安國。莽曰安風。領縣五,六、蓼、安豐、安風、陽泉。

      (左图)《地理志·高密國》注:故齊。文帝十六年别爲膠西國。宣帝本始元年更爲高密國。領縣五,高密、昌安、石泉、夷安、成鄉。

      也有的地名,古代就叫这个,比如杭州、无锡、海盐、诸暨、余姚、上虞、昆山、赣榆以及东莞,不过这是在山东江苏一带的地方,只是同名。

      (右图)會稽太守章。《地理志·會稽郡》注:秦置。高帝六年爲荆國,十二年更名吴。景帝四年屬江都。屬揚州。領縣二十六:吴、曲阿、烏傷、毗陵、餘暨、陽羨、諸暨、無錫、山陰、丹徒、餘姚、婁、上虞、海鹽、剡、由拳、大末、烏程、句章、餘杭、鄞、錢唐、鄮孟康曰音貿、富春、洽、回浦。

      (左图)琅邪太守章。《地理志·瑯琊郡》注:秦置。莽曰填夷。屬徐州。有鐵官。領縣五十一:東武、不其、海曲、贛榆、朱虚、諸、梧成、靈門、姑幕、虚水、臨原、琅邪、祓、櫃、缾、邞師古曰:音夫,又音扶、雩叚、黔陬、雲、計斤、稻、皋虞、平昌,長廣、横、東莞、魏其、昌、兹鄉、箕、椑應劭曰:音裨、高廣、高鄉、柔、即來、麗、武鄉、伊鄉、新山、高陽、昆山、參封、折泉、博石、房山、慎鄉、駟望、安丘、高陵、臨安、石山。

      或是了解古代官职,有时候,单是某一个官职,比如这里的“少府”,吴大澂就详细地考证了近三百余字!

      少府之印章。按:《漢書·百官公卿表》:少府,秦官。掌山海池澤之税,以給共養,有六丞。屬官有尚書、符節、太醫、 太官、湯官、導官、樂府、若盧、考工室、左弋、居室、甘泉居室、左右司空、東織、西織、東園匠十二官令丞,又胞人、都水、均官三長丞,又上林中十池監,又中書謁者、黄門、鈎盾、尚方、御府、永巷、内者、宦者七官令丞。諸僕射、署長、中黄門皆屬焉。武帝太初元年更名考工室爲考工,左弋爲佽飛,居室爲保宫,甘泉居室爲昆臺,永巷爲掖廷。佽飛掌弋射,有九丞兩尉,太官七丞,昆臺五丞,樂府三丞,掖廷八丞,宦者七丞,鈎盾五丞兩尉。成帝建始四年更名中書謁者令爲中謁者令,初置尚書,員五人,有四丞。

      (右图)《漢書·百官公卿表》:御史大夫,秦官,位上卿,銀印青綬,掌副丞相。有兩丞,秩千石。一曰中丞,在殿中蘭臺,掌圖籍秘書,外督部刺史,内領侍御史員十五人,受公卿奏事,舉劾按章。成帝綏和元年更名大司空。哀帝建平二年復爲御史大夫。元壽二年復爲大司空。

      (左图)御史大夫,成帝綏和元年更名大司空。金印紫綬,禄比丞相,置長史,如中丞,官职如故。哀帝建平二年復爲御史大夫。元壽二年復爲大司空,御史中丞更名御史長史。

      或是一些有趣的官职,以及他们的职责。比如,每天皇帝的正餐和零食吃什么,这两个印主人说了算。

      “弼马温”在古代原来叫“太仆”。“弼马温”还管着“家马”——一个专门负责挤马奶的官。

      (右图)《漢書·百官公卿表》:太僕,秦官,掌輿馬,有兩丞。屬官有大廄、未央、家馬三令,各五丞一尉。又車府、路軨、騎馬、駿馬四令丞;又龍馬、閑駒、橐泉、騊駼、承華五監長丞;又邊郡、六牧、師菀令各三丞;又牧橐、昆蹏令丞皆屬焉。

      (左图)家馬丞,太僕屬官。《漢書·百官公卿表》:武帝太初元年,更名家馬爲挏馬。應劭曰:主乳馬。取其汁桐治之,味酢可飲,因以名官也。如淳曰:主乳馬,以韋革爲夾兜,受數斗盛馬乳,挏取其上把,因名曰挏馬。

      我们还能通过吴大澂考释的官职,从侧面了解一些历史知识。比如,汉代也有专门治水的官员,可见我们与水的“相爱相杀”从未停止过。

      《漢書·百官公卿表》:中尉,屬官有中壘、寺互、武庫、都船四令丞。都船、武庫有三丞。如淳曰:漢儀注有寺互,都船獄令治水官也。

      当然有时,吴大澂并不完全考证官职本身,还会详细考证这枚印章属于谁。比如此为王莽的九虎上将之一的印章,除此之外,吴大澂仔细考证了他的生平。

      《漢書·王莽傳》:地皇四年七月,莽拜將軍九人,皆以虎爲號。號曰九虎,將北軍精兵數萬人東,内其妻子宫中以爲質。六虎敗走,史熊、王况詣闕歸死,莽使使責死者安在,皆自殺,其四虎亡。三虎郭欽、陳翬、成重收散卒,保京師倉。此虎狂將軍印。疑即九虎之一,以狂名將,亦取敗之徵矣。漢將軍印皆曰章,莽好更漢制,故改章爲印,改五字爲六字與。

      借助这些考释,可见清代金石学家在研究时,并不仅关注封泥作为一件艺术品所表现出的艺术价值。而且更注重对其文化内涵、历史价值的研究。

      市面上已有的封泥出版物本就不多,近年来较为著名的有《封泥考略》《古封泥集成》《秦封泥集》《中国封泥大系》《鉴印山房藏古封泥精华》《临淄新见战国两汉封泥展图录》等。

      以上所出版封泥的数量多寡不同,但无一例外,都不是拓片原件的仿真影印,与真正精良的拓本之间存在着不小的差别,而此次出版的拓本还是陈介祺亲自监督下的精拓,其细腻、其珍稀程度更是不必多言!

      更重要的是,曾经出版的封泥资料大多只是汇编,《陈介祺藏吴大澂考释古封泥》却在收录古封泥拓片的同时,兼有金石、文史大家吴大澂129则手书考释文字,实属难得一见。

      不论是金石、篆刻爱好者,还是历史、地理、文化研究者,都可以从这出自吴大澂之手的权威研究新资料中,找到自己需要的第一手材料。

      这本集结了陈介祺珍藏并亲拓的古封泥拓片和吴大澂考释的《簠斋封泥》稿本,陆续辗转为后人所收藏。

      1915年,《簠斋封泥》(《陈介祺藏吴大澂考释古封泥》所用底本)流传至王大炘(吴县篆刻家,斋号冰铁盦)手中。

      还特意请袁克文(民国四公子之一,精于鉴赏,能书善画,富于收藏,好研究金石)题写书名。

      王大炘收得此册后,应该是受到吴大澂的影响,又续考释十品封泥的官制,并附纸在册页中。此次出版一并收录。

      左下角款曰:“癸亥九月,得古封泥拓五册於吴縣王氏。有愙齋釋文,尤可珍也。除夕,孺記。”

      不过此时的《簠斋封泥》仅余5册422枚古封泥印,平均每册70至100枚不等。这个数量比509少了87枚,87枚刚好是一册的数量,因此白谦慎在考证中推测,大约是在流传过程中遗失了一册。这一遗册便静待有缘人吧...

      现在我们就珍惜眼下,将422品流传、保存不易的封泥拓本和考释原大影印,与同道共赏。

      但即使是422枚古封泥印,也是非常难得的收藏规模,是目前已知晚清最大规模的古封泥收藏体量。

      更何况这些封泥印,经陈介祺、吴大澂以及后世藏家们的鉴定与考释,其价值更非同一般。

      不仅欣然同意为本书题写书名,而且专门撰写近八千字长文,考证《陈介祺藏吴大澂考释古封泥》所用底本——《簠斋封泥》的成书始末与流传递藏,解读其对于今日之历史、文化、艺术研究的重要性。

      八千字的白谦慎文与两千字的吴大澂考释,隔着150年的时空,晚清文人对金石学的热衷与当下学者致力金石学的复兴,相映成辉。

      金石学,记录了中国文人式的学问研究方法和图像藏拓过程,其间的玩味,是多样的,在感叹拓本的精工细作之下,去欣赏、探索千年文物所留给我们的遗韵;在清人字字珠玑的文字中,读出书斋的气息与执着的态度;更是在当代学者的聚焦研究中,体会到中国浩瀚的文献宝库与缜密的学科思维。

      有鉴于此,我社以多年来对金石学各分支文献资料的积累,寻觅公私藏符合金石珍本意义的稀有善本,特别策划“金石珍本丛刊”,以汇集晚清至近现代学者金石著述之菁华,为当今学界、艺术界提供一个视域宽广、质量精良的数据宝库。

      名家、精拓、稀有孤本、流传有序、留有题跋考证,并具备一定体量的金石善本,在当代学者的严谨考证下,方能列入此系列之中。

      寻找珍本不易,故而该系列为开放性出版,不统一开本,力求保证原善本面貌,原色、原大、仿真影印是此系列的出版品质要求。

      所以,如果你对《陈介祺藏吴大澂考释古封泥》有兴趣,别犹豫,这次限量100(签名本典藏版)+400(普通版),数量有限,欲购从速!

      借《陈介祺藏吴大澂考释古封泥》出版之机,亦望公私藏家为我们提供更多珍稀资源,以充实“金石珍本丛刊”。

      本系列将以开放的形式,不断推出金石珍本以飨广大读者。在现有以铜镜、古封泥为主题的基础上,陆续推出如青铜器、古兵器、佛造像等古器物精彩拓本。

      自清道光二年(1822)封泥最初在四川被发现以来,对封泥文字的研究成为了印章研究的一部分,而且主要是秦汉时期的官印研究。

      封泥拓片呈现的宽边细字,强烈的虚实对比,则为晚清的篆刻家开拓了视野,自吴昌硕开始,赵古泥、邓散木、来楚生等印人纷纷效法封泥,创作出诸多精品,影响至今。

      因此,以《簠斋封泥》为底本出版的《陈介祺藏吴大澂考释古封泥》,将有助于我们理解封泥于晚清一代篆刻界、考古界、历史界的珍贵意义。

      《陈介祺藏吴大澂考释古封泥》精选陈介祺原拓本《簠斋封泥》册,底本质量超出市面所有已有出版物所用底本。

      看看小编为你们找到同一方封泥在不同出版物中的效果,真可谓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。

      上图左边是选自于存世晚清最重要的封泥研究著作《封泥考略》,该书虽然收录了部分陈介祺收藏和考释的封泥,但其使用的是石印本,因此封泥图像的细节损失较严重。

      可以说,右图中《陈介祺藏吴大澂考释古封泥》在底本的选用上,便为当下最佳,在图像的还原度方面,做到了在已有版本中水平最高。

      为了不负这些珍贵文物及几代专家学者孜孜不倦的努力,上海书画出版社秉承一贯严谨的出版态度。

      对所有陈介祺拓片中的封泥印文和吴大澂手书考释全部释文,并请相关学者专业把关。

      每一次,我们都会跟颜色、锐度、质感做多次“斗争”,调色电脑、印刷机边也规律性地出现编辑的身影。

      所以,不论是180度平摊的装帧形式,还是内容与印制,虽然疫情期间更为不易,但是我们依然以最诚恳的态度对待这来之不易的珍本,如果您收到它,一定不会失望哦!对老读者来说,书画社的品质依然不变!

      上海刚刚进入陆续复工阶段,为了确保发货时间,本书全程在杭州印制发货,保证每一本书都是“新鲜出炉、官方正品”。